案例七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
时间:2019/3/27 阅读:361

上海市徐汇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案号:(2018)沪0104民初6350

原告:杜某1,男,1949831日生,汉族,住上海市徐汇区。 委托诉讼代理人:冷鲁平,上海市申房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潘某某,女,1953911日生,汉族,住上海市徐汇区。

被告:杜某2,男,1980415日生,汉族,住上海市徐汇区。 潘某某、杜某2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某4

被告:杜某3,男,1942216日生,汉族,住上海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顾锦华,上海市东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委托诉讼代理人:张頔,上海市东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杜某4,男,1947113日生,汉族,住上海市黄浦区。

被告:杜某5,女,19441225日生,汉族,住上海市。 法定代理人:陈辅宝(杜某5的丈夫),住址同上。 委托诉讼代理人:杜某6身份情况见下。

被告:杜某6,女,19461225日生,汉族,住上海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顾锦华,上海市东吴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頔,上海市东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杜某7,男,195149日生,汉族,住上海市。 委托诉讼代理人:顾锦华,上海市东吴律师事务所律师。 委托诉讼代理人:张頔,上海市东吴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杜某8,女,1952818日生,汉族,住浙江省宁波市。

原告杜某1诉被告潘某某等遗嘱继承纠纷一案,本院立案后,依法适用普通程序,于2018719日公开开庭进行了审理。原告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被告杜某4(暨被告潘某某、杜某2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被告杜某3、杜某6(暨杜某5的委托诉讼代理人)、杜某7及其委托诉讼代理人、被告杜某8到庭参加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杜某1向本院提出诉讼请求:1、依法继承上海市常熟路XXX号过街楼底层和二层的房屋(以下简称系争房屋)。事实和理由:被继承人朱某某(199611月死亡)与配偶杜某9(1968年死亡)共生育杜某1、杜某3、杜某4、杜某5、杜某6、杜某7和杜某87个子女,未收养子女,亦无非婚生子女,两被继承人的父母均先于死亡。潘某某和杜某2分别是杜某1的配偶和子女。杜某9生前无遗嘱,1989年朱某某留有公证遗嘱,表明其名下的产权份额归杜某1、潘某某和杜某2所有,现要求朱某某名下的1/2产权归杜某1、潘某某和杜某2所有,另1/2杜某9名下的产权份额由7个子女法定继承,系争房屋由原、被告按份共有。

潘某某、杜某2和杜某4辩称,对原告陈述的身份情况没有异议,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

杜某3、杜某6、杜某7辩称,对于杜某4做为潘某某和杜某2的委托诉讼代理人表示异议。对原告陈述的身份关系没有异议,对于朱某某的遗嘱不予认可,要求系争房屋全部按照法定继承,由7个子女按比例共有。另外原告起诉已经超过20年最长保护时效。杜某3并主张,其对父母尽到了更多的赡养义务,要求多分。

杜某5和杜某8辩称,对身份关系没有异议,不认可朱某某的遗嘱,要求系争房屋按照法定继承,由7个子女平均分割,按比例共有。

根据当事人的陈述及提供的证据,本院确认如下事实:被继承人朱某某(199611月死亡)与配偶杜某9(1968年死亡)共生育杜某1、杜某3、杜某4、杜某5、杜某6、杜某7和杜某8七个子女。潘某某和杜某2分别是杜某1的配偶和子女。庭审中,双方一致确认朱某某和杜某9未收养子女,亦无非婚生子女,两被继承人的父母均先于死亡。

原告向本院提供了落款日期为1989122日的公证遗嘱一份,主要内容为:我和前夫杜某9有座落在上海市常熟路XXX()二分之一房产以及红木古董橱一只。……对于上述财产中属我的部分财产,在我故世后由儿子杜某1、儿媳潘某某和孙子杜某2继承……”。遗嘱人处有朱某某印章。因当事人对于原告提供的公证遗嘱的真实性无法确认,本院调取了公证处的档案资料,其中有一份手写《遗嘱》,内容和上述公证遗嘱一致,遗嘱人处有朱某某签名字样和盖章。潘某某、杜某2和杜某4对上述两份遗嘱均无异议。杜某3、杜某6、杜某7对于手写遗嘱中朱某某的签名不予确认,但表示不申请笔迹鉴定,对于原告提供的公证遗嘱中朱某某的印章确认是朱某某本人的,但不确定是否为朱某某本人盖章,并主张该遗嘱中潘某某和杜某2是受遗赠人,而受遗赠人未在法定的2个月内表示接受遗赠,故遗赠部分应按照法定继承办理。杜某5对于原告提供的公证遗嘱无异议,对手写的遗嘱中朱某某的签名不予确认,但不申请笔迹鉴定。杜某8对于两份遗嘱均不认可,但也不申请笔迹鉴定。就遗赠部分,原告称订立公证遗嘱时,潘某某在场,当时潘某某已经向朱某某和原告明示了接受赠与,而杜某2当时尚幼,且在国外,杜某1和潘某某作为杜某2的法定代理人接受了遗赠即代表杜某2接受遗赠。

杜某3为证明其尽到了更多的赡养义务,向本院提供了杜某6、李某某等人的证词,原告对于该证据的真实性不予认可,并认为证人证言与本案无关,证明效力不足。潘某某、杜某2和杜某4认为该证据与本案无关。其余被告对该证据无异议。

另查,系争房屋于1996年权利人登记为朱某某一人。诉讼中,原告曾申请对系争房屋进行价值评估,后又撤回申请。

本院认为,关于杜某4委托诉讼代理人的资格异议,杜某4、潘某某和杜某2均同意原告的诉讼请求,杜某4与潘某某和杜某2的利益不存在冲突之处,故其诉讼代理人的资格本院予以确认。

关于20年诉讼时效的争议,本案继承的是不动产,在朱某某死亡后系争房屋的权利人并没有发生改变,当事人的继承权利没有受到侵犯,故不适用20年诉讼时效的规定。

关于朱某某遗嘱效力的争议,公证处留存的档案材料中既有朱某某签名的遗嘱,又有公证处打印、由朱某某盖章的遗嘱,杜某3、杜某6、杜某7、杜某5、杜某8对于手写的遗嘱中朱某某的签名虽然不予认可,但也不申请笔迹鉴定,现无证据证明该手写的遗嘱中朱某某的签名不是其本人所签,而在打印的公证遗嘱中公证员已经见证了朱某某本人盖章的事实,故朱某某遗嘱的法律效力本院予以确认,据此朱某某名下的产权份额应按照其遗嘱办理。原告要求1/2产权归原告、潘某某和杜某2所有,并无不当,本院予以准许。

关于潘某某和杜某2接受遗赠是否超过2个月法定时效的争议,法律并未规定接受遗赠人明示接受遗赠的对象,也没有要求向所有继承人明示,原告表示潘某某当时已经向朱某某和其本人明示了接受遗赠,而杜某2当时尚未成年,其父母接受遗赠的表示应视为杜某2接受遗赠,故潘某某和杜某2接受遗赠并未超过法定时效。

关于法定继承部分杜某3是否可以多分的争议,由于原告、潘某某、杜某2和杜某4对证人证词不予认可,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五十五条的规定,证人应当出庭作证,接受当事人的质询,而证人均某出庭,故杜某3要求多分的意见,本院不予采纳。

当事人均同意系争房屋按份共有,本院予以准许。

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继承法》第二条、第三条、第五条、第十条、第十七条、第二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事诉讼证据的若干规定》第五十五条规定,判决如下:

一、被继承人朱某某名下的上海市常熟路XXX号过街楼底层和二层的房屋产权由原、被告按份共有,其中杜某1享有10/42,潘某某和杜某2各享有7/42,杜某3、杜某4、杜某5、杜某6、杜某7和杜某8各享有3/42

二、原、被告相互配合办理上述房屋的产权变更手续,变更费用由当事人根据国家法律和政策的规定承担各自应承担的金额。

案件受理费人民币15600,由杜某1负担3716元,潘某某和杜某2各承担2600元,其余被告各承担1114元。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

解决法律纠纷,多种渠道为您连线律师

Solve legal disputes and connect you with multiple channels

在线预约律师

提交表单,专业律师为您提供解决方案

在线律师
18101675896

沃夫律师团